Site Loader

8月18日晚间,京东平台暂停商家使用部分快递的事情在网络上迅速“发酵”。在京东率先针对禁用申通作出回应,申通也及时给予反馈,在双方“往来”下京东禁用申通的话题热度一度走高。

回顾看京东声明,可以发现其在表示由于与申通合同到期的同时,也进一步点出自己就主动寻求合作上已经吃了对方的“闭门羹”,直指双方续约进展出现停滞的一大原因是京东物流未能接入阿里平台。

“我们确定工作岗位后,都要在深圳人才引进系统里申请《应届毕业生接收申请表》,再把申请表上传到广东省就业指导中心,申请报到证,这样单位才能接收我们。”王军说,他在登陆人社局官网办理《应届毕业生接收申请表》时,却发现在“学历类别”选项里,只有“普通全日制”一个选项,并没有“非全日制”的选项,导致自己无法进行申请。

2019年3月,阿里以46.6亿元人民币入股申通快递,获得后者14.65%的股权。同年7月,阿里又与申通股东签署购股选择权协议——在三年有效期内,阿里巴巴可以要求购买一部分申通股东的股权,或部分申通股份。

今年2月14日,由教育部、中共中央组织部、人社部、公安部、国务院国资委等五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工作的通知》中,再次明确了对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就业权益保护。

2020年4月底,阿里又以2%的持股份额入股韵达;同年5月,韵达股份又与德邦股份联合宣布,韵达股份全资子公司认购6.14亿元入股德邦股份,此举被外界解读为,一直遗世独立的德邦物流也将参与抱团,加入围剿顺丰、对抗京东的战役中。

按照《深圳市户籍迁入若干规定》第八条,具有普通高等教育本科以上学历,且年龄在45周岁以下的人员,即可办理人才引进迁户。但王军在登陆深圳市人才引进系统申请户籍迁入时发现,在“学历类别”选项中也没有“非全日制”的选项,至今无法落户深圳。

《通知》还指出,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实行相同的考试招生政策和培养标准,其学历学位证书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相同效力。

深圳首批非全研究生毕业落户难

对上述京东声明,申通方也在8月18日晚间作出快速回应,称已多次与京东相关负责人进行沟通,并将赶赴京东总部当面协商。

电商与物流间唇齿相依,双方的电商版图的扩张之战或将演变为正面刚的“物流竞速赛“。阿里在入股整合,京东在自建收购,方式各异、殊途同归,快递圈战火正在燃起。

《通知》中明确,“非全日制研究生”指符合国家研究生招生规定,通过研究生入学考试或国家承认的其他入学方式,被具有实施研究生教育资格的高等学校或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录取,在基本修业年限或学校规定的修业年限(一般应适当延长基本修业年限)内,在从事其他职业或者社会实践的同时,采取多种方式和灵活时间安排进行非脱产学习的研究生。

此外,申通还针对京东对未能与阿里旗下电商平台作出解释,目前申通大股东实际上还是董事长陈德军,原本阿里计划持有30%以上股份,但阿里资金尚未入账。作为上市公司,如股权变更会发布公告。

为此,王军和近300名面临同样问题的深圳2020届非全日制研究生们,多次向深圳市人社局、信访局、教育局、市政府提交诉求材料,要求确认2020届非全日制应届毕业生的身份,保证平等就业权益。

王军是深圳大学金融学专业2020届非全日制研究生。今年6月毕业后,他顺利通过招聘入职了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深圳分行,但在办理入职手续时,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

“我们在去年12月就已经通过党政办联系人社局进行反馈,今年4月市人社局、市教育局到学校调研学生就业的情况,我们也反馈了这个情况,后面人社局也很重视,先后开了两次座谈会。”该工作人员称,因人才接收关系到落户、住房补贴等多个方面,原有的政策文件也不匹配,客观上还需要时间进行研判和论证。

王军说,目前深圳因人才引进系统问题受到影响的非全日制研究生约有300人,大家已经组建了一个交流群,“后面还有正在读的师弟师妹们关注着,大家都在等一个平等的就业待遇。”

9月4日,澎湃新闻记者就此事致电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该局信访中心工作人员称,人才引进系统上确实只有“全日制”的选项,人社局也已经接到非全日制研究生们的反馈,但是否会进行调整,需要等通知。

深大:已和人社局沟通,明确可以接收

2019年6月,申通与京东开放平台的合同到期之后,双方就续约问题也在不断沟通。同一时期,阿里巴巴集团通过战略投资成为了申通的实际大股东,因此,京东物流也对等提出了入驻阿里旗下电商平台的合作需求,但至今也没有得到响应。本着公平、对等、共赢的合作原则,京东与申通无法就续约问题达成一致,只能暂停合作。但我们的合作大门始终继续敞开,期待与申通面向未来,寻找新的合作机会。

为此,肖盼盼还专门研究了2016年9月印发的《教育部办公厅关于统筹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该回复中将非全日制研究生划为在职人员,让王军等人不能接受,“我们也是国家统招的研究生,本科毕业就考研读研了,为什么就不能享受和全日制研究生一样的待遇?”肖盼盼认为,人社局的回复明显违背了上述五部门联合下发的通知。

依据该文件,王军和肖盼盼等人在6、7月多次向深圳市人社局、信访局、教育局、市政府提交诉求材料,要求确认2020届非全日制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及时发放《应届毕业生接收申请表》,保证平等就业权益,但多次沟通均未获解决。

为了不影响入职,在和公司协商后,王军只好勾选了“普通全日制”,办理了相关手续。但在入职后,王军却发现因为“非全日制研究生”身份,自己依然无法根据深圳人才引进政策办理落户事宜。

其中称,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由国家统一下达招生计划,考试招生执行相同的政策和标准,培养质量坚持同一要求,学历学位证书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相同效力;各地要合理制定人才落户条件,精简落户凭证,简化办理手续,为不同教育形式的研究生提供平等落户机会。

但值得关注的是,他告诉澎湃新闻,根据9月3日晚8点左右深圳大学与深圳人社局的最新沟通,目前人社局已经在推进解决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的问题,包括报到证、人才补贴、人才落户等,人社局已经明确可以接收非全日制研究生。但因为涉及相关文件、人才引进政策的修改、网上系统的调整,学生们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面对阿里系快递的攻城掠池,京东也在加快布局快递物流领域的步伐。8月初,京东通过认购新股的方式,战略投资香港物流巨头利丰集团1亿美元;8月14日,京东宣布旗下京东物流将斥资30亿元收购跨越速运的控股权益。

同日,深圳大学研究生院负责就业方面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经9月3日深圳大学与深圳人社局的最新沟通结果,目前人社局已经在推进解决非全日制研究生报到证、人才补贴、人才落户等问题,并明确可以接收非全日制研究生。但因为涉及相关文件、人才引进政策的修改、网上系统的调整,学生们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9月4日,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此事回应称,人才引进系统上确实只有“全日制”的选项,目前已经接到反馈,但是否会进行调整,还需要等通知。

和王军同校同年毕业的肖盼盼,也面临了同样的问题,“我现在在备考深圳公务员,但单位要接受我们,就必须要有《应届毕业生接收申请表》,但以非全的身份根本申请不了,即使我考上了,后续也不能入职,白白参加考试。”

其中要求,2016年11月30日前录取的研究生按原有规定执行;2016年12月1日后录取的研究生从培养方式上按全日制和非全日制形式区分。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2019年6月27日已有用户向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咨询非全日制研究生落户的问题。人社局回复称:“根据我市接收应届毕业生政策,只有全日制统招身份的应届毕业生才能按应届毕业生接收方式办理,其他人员按在职人才引进方式办理。”

同日,深圳大学研究生院负责就业方面的工作人员回应称,深圳大学目前共有非全日制非定向研究生643人,其中今年已经毕业的有214人,学校一直在致力于解决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就业问题。

作为首批毕业的非全日制研究生,在2016年底填报志愿时,肖盼盼还专门询问过深圳大学招生办工作人员,“他们说深圳是一个很注重实时间利用和效率的城市,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政策就是为了让学生能够在周一到周五读书之余可以参加工作锻炼,是有利于学生发展的。”

公开资料显示,阿里在早在去年就对申通入股频繁,一步步将申通纳入“嫡系”。同时,阿里还大举联合其他快递龙头企业,快递圈的猫狗之争似乎愈演愈烈。

“文件的意思是,非全只是研究生的一种新的学习方式,我们都是通过研究生入学考试后被录取的,2017年考研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的国家线也都是330分,和全日制研究生没有区别。”出于实践的考虑,肖盼盼和王军成为了2016年研究生招生改革后第一批非全研究生,没想到也变成了第一批面临就业问题的群体。

近日,“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问题成为了备受关注话题。澎湃新闻调查发现,非全日制研究生不仅在求职时面临被区别对待的情况,一些地方的人才引进计划、落户、补贴等政策也仅对全日制研究生开放。

jcfash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