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4月20日,国内激光器龙头之一杰普特(688025.SH)递交了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对比往年业绩,这份“成绩单”并不理想:2019年度营业收入5.68亿元,同比下滑14.80%;净利润为6465.05万元,同比骤降30.75%。

业绩下滑背后,两大主要业务的表现也大相径庭:

第一,必须确保自己有足够的资金,同时作为一个企业家,必须要为明天做好准备,不能够懈怠,一定要做好打攻坚战的准备。

从2017年开始成为杰普特第一大业务的“激光、光学智能装备”,收入几乎“腰斩”。由于下游需求不振,杰普特相关业务营收从2018年的3.28亿元降低至2019年的1.90亿元,同比下滑42.26%。

长远来看,消费电子产业的5G潮和互联网潮,将为上下游产业带来新的商机,Mini LED和Micro LED等新型显示技术也将走向市场,杰普特相关业务在未来仍有较大增量。

苏世民说,黑石的做法是,希望能够尽可能利用好自己现有的资源,去追随着市场的新趋势。但同时强调估值原则的一致性,“我们不会被暂时性的,短期的市场波动所困扰。”苏世民强调,“我一直都还是相对比较保守的,不太容易赔钱。”

“老本行”正陷价格战

作为杰普特的“老本行”,国内激光器行业在2019年爆发了激烈的“价格战”。

在连续光纤激光器赛道,作为追赶者的杰普特,旗下产品毛利率在2017年和2018年持续为负,2019年上半年才达到6.20%,产品参数和市场表现相较锐科和创鑫仍有差距。

随着国内疫情缓解,下游制造产业正逐步回暖。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3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2.0%,环比回升16.3%,大中型企业复工率已经达到96.6%。不管是激光器“国产替代”潮的延续,还是消费电子产业的回暖,都将为杰普特带来回到增长轨道的新机遇。

“ 一定要先确保当下的经营业务是稳定的,再观察危机之后有什么趋势。”苏世民强调。

错位竞争的优势,让杰普特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独善其身”。2019年,其激光器业务同比增长20.83%,达到3.21亿元;毛利率为33.06%,对比2018年的27.63%不降反升。

积极自救 提升线上营销能力迫在眉睫

2016-2019年杰普特主要业务收入

这是一场中美“PE之王”之间的对话。

张磊掌舵的高瓴资本,如今已经是亚洲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之一,资金管理规模超过650亿美元。而苏世民则被媒体称为“私募界的巴菲特”,他创立的黑石集团业务领域涉及私募股权基金、房地产基金等,素有“PE之王”之称。

他还具体解释了自己眼中的中国产业投资机会:

在公司疫情领导小组的指导下,针对身处一线的所属企业,协调调度公司海内外应急资源,竭力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的物资保障。公司总部拿出15万余元作为武汉疫情防控专项资金,并支援武汉两家企业2500只口罩。

而对于两人都持续投入的教育捐赠事业。苏世民说,不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教育都是人们通往更好生活的一本护照,教育程度越高,就越容易谋生。他介绍,在美国自己帮助了大概一千名贫穷学生完成学业,之后他们都拥有了很好的事业。而在中国,清华大学苏世民学院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目前,杰普特200w MOPA脉冲光纤激光器已量产销售,350w单模产品已经获得订单,500w多模产品也已经研制出样机,在细分赛道的技术和产品优势将得到进一步巩固。

二是医疗健康产业。现在中国还在起步阶段,蕴藏着非常大的需求。当然,这个领域创新的规律决定了,其需要的是“不求短期回报”的长期价值投资的支持。

处在第三梯队的杰普特市占率有所下滑。在2019年的财报中,杰普特并未披露各种类激光器的销售情况,不过从产销状况来看,库存量同比增长了21.26%,说明相关业务的产销形势较为严峻。

“包括我跟苏世民先生在内,一代代人的发展都受益于教育,所以,我们对教育捐赠都充满激情。”张磊说,“在我看来,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

如果按三年一个周期计算,苹果极有可能在今年秋季发布的iPhone 12推出下一个周期的产品设计,新模块的检测需求可能再度爆发。这对杰普特而言无疑是利好消息。不过,苹果CEO蒂姆·库克在今年2月的邮件中表示,新冠疫情导致的供应限制和消费者需求降低,将拖累苹果的业绩表现。苹果工程师开始居家工作后,可能会对苹果推出新品的节奏带来一定影响。

苏世民:“教育都是人们通往更好生活的一本护照。”

张磊:“活下来,保证在游戏中不出局(Stay in the game)。”

苏世民先生说自己是保守的人,但是他的投资也是具有企业家的精神,比如冒险、追求卓越等等。

苏世民认为,每个国家有各种不同捐赠的文化,这都是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每一个人都可以采取一些行动,去贡献自己的力量,利用公益去帮助别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

以价格换市场的战略,迫使海外巨头们节节败退。2016年尚占据国内七成以上激光器市场的IPG,市占率逐年下滑,2019年更是进一步下探到41.9%。锐科和创鑫为首的中国厂商则逐步蚕食市场份额,发展壮大。

张磊的强力推介,把话题引到了“中国时间”。苏世民也补充道,这次疫情过后,中国会是全球恢复最快、最好的一个国家,在未来世界蓝图中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疫情很有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中国政府在恢复正常社会秩序方面的工作十分出色,十分有成效。

得益于打入苹果产业链,杰普特“激光、光学智能设备”业务从2017年开始飞速增长,取代激光器成为公司的第一大业务。

消费电子下游需求不振,激光器产业价格战激战正酣,杰普特能否凭借MOPA结构激光器的技术优势“掉头突围”?

随着智能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的功能越来越复杂,相关模块、组件的功能检测需求逐渐培养出了一个高速增长的市场。杰普特旗下的智能光谱检测机,主要功能就是检测屏幕透光参数,进而针对传感器感应参数作出调教,使之与屏幕透光性达到最大程度的契合。

张磊则进一步强调,要关注公司的长期价值,而不是一些简单的新概念。“在实践中分辨并不容易。我们的长期标准包括时间,包括价值创造。投资要做时间的朋友,我们看待商业模式也是关注‘时间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敌人’。伟大的公司都以时间维度,关注长期价值。比如亚马逊,他们关注一些十年二十年的产品价值,而不是短期内是不是能挣钱。比如,2014年我们投资了会议平台公司Zoom,该公司也是直到大概一年前才开始盈利。对于企业家来说也是一样,‘不要看市场能给你何种估值,而是看你创造何种价值。’”张磊说。

一是科技创新企业。如今消费互联网的渗透总的来说已基本到头,未来机会在服务企业。以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科技巨头和无数科技创业公司,正在以前沿科技激发新的产业变革。高瓴创立至今15年来,一直把科技创新作为很重要的投资领域。近期,百亿规模高瓴创投的推出,正是希望延续高瓴持续创新的基因,专注技术和产业创新方向,激励这个领域的创业者。

在业务停摆期间,公司要求各级企业压缩费用减少所有不必要的支出,保证企业正常运转;积极做好各项员工培训工作,同时大力推进产品研发、渠道拓展等相关工作,制定配套资源采购计划,对各类业务的服务标准进行优化和升级,积极布局新兴业务市场,为业务恢复和市场开拓做好充分准备。

“现在就是重仓中国最好的机会”

不过,作为首家国产商用MOPA脉冲光纤激光器的生产商,杰普特在脉冲光纤激光器形成了独特的技术优势,成为抵御价格战的护城河。相比市场主流的调Q结构,MOPA结构虽然造价更贵,但是功率更高、脉冲更短、脉宽调节范围更广。

另外,实体企业转型也有巨大的想象空间。比如百丽、格力电器等优秀实体产业代表,正在在不断拓展他们的渠道,把线上、线下结合在一起。高瓴愿意与这些公司一起拥抱变化,向新兴科技敞开怀抱,帮他们实现线上线下全渠道覆盖,企业经营更高效、数字化,甚至能更直接地触达消费者。

对此,张磊深表赞同。危机之中,企业只有两个原则,第一是活下来, 保持在游戏中不要出局(stay  in the game)。只有保持在场,才能看到许多东西,把自己对于市场的反应鉴别出来,成为经验或者教训。第二个原则是,记住第一条原则。

由于下游需求不振和价格战的因素,“两条腿走路”的杰普特在2019年面对着腹背受敌的苦战;新冠疫情也严重影响制造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进而将拖累杰普特第一季度的业务表现。

不过,苹果通常每隔三四年才会大幅调整产品设计,iPhone X之后的iPhone XS和iPhone 11在设计上没有太大变动,相应需求也应声下滑。2019年,尽管杰普特和苹果公司在Air Pods 2红外传感器智能光谱检测设备上有业务合作,但并不能填补业务下滑的“窟窿”。

同时,张磊也呼应了苏世民“估值的一致性原则”:投资有时候好像是一个悖论,我们坚持投资的一致性,看起来似乎有些保守,但有时候我们要做很多冒险的事情,我们需要两者的结合。“我们是企业家,碰巧成为了投资人”。

苏世民:“ 一定要先确保当下的经营业务是稳定的,再观察危机之后有什么趋势。”

第三,你必须要观察到全球的趋势是怎样走的。比如说要跟进资本市场的情况,抓住适合的机会。如果没有对金融领域的洞察,你就不知道未来世界会往什么方向走。

在张磊看来,虽然中国也面临着老龄化的挑战,但是中国也蕴藏着让其他国家羡慕的巨大需求潜力。比如城市化进程中,人口从农村到城市的内部迁移,仍然会长期支撑中国经济增长。

连日来,公司总部正在积极推动符合地方政府要求的企业迅速做好复工准备。

张磊也认为,教育捐赠能给更多的年轻人以机会,给他们打开一扇窗,让他们有更大的机会回报这个社会。

而对于如何识别好的公司,并给出恰当的估值。两位掌门人的观点也颇为相近。

业务停滞不停转、员工停工不停学

受疫情影响,虽然跟团游和自由行业务已暂停,但为游客妥善处理因疫情退订的工作并没有一刻停歇。

4月10日晚,在中信出版社举办的“2020,市场破局与投资趋势”线上新书发布会上,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为黑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phenA.Schwarzman)的新书《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站台,并与后者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对话。

疫情缓解、经济回暖,成为杰普特在2020年的曙光。苹果新机型的到来,也许能使杰普特的激光、光学智能设备业务重回增长轨道;MOPA结构带来的技术优势,已经让杰普特在激光器国产替代的价格战中独善其身,“掉头”再度竞争激光器龙头之位,也许是杰普特逆势突围的另一个选择。

(责编:朱江、刘佳)

一直稳坐中国激光器头把交椅的美国激光巨头IPG,在中国市场营收下滑21.9%,在中国区业绩不佳的表现已然拖累全球营收。锐科激光(300747.SZ)、创鑫激光两大国内龙头,尽管维持了营收增长,但净利润均有下滑。

除此之外,苏世民也认为,现在还有很多高科技投资的机会,比如在线学习或远程技术,都是很热门。再比如一些虚拟技术,现在受疫情的影响很多人在家隔离,但是通过高科技可以以真实的体验感知这个世界。

张磊:“教育是永不需要退出的投资。”

公司电子商务部紧急调研线上解约方式,设计线上解约方案,组织在线培训;向主流社交平台调研学习,谋求业务暂停阶段的自救之路;优化签证、火车票、酒店、机票、门票等单项业务的系统功能;通过微博、微信等自媒体渠道进行企业正面宣传,同时调研增设抖音、快手等视频类自媒体渠道,全方位为恢复运营之时做好准备。

在面对“企业家们该如何应对这场由疫情而引发的危机”的问题时,苏世民给出了三点建议:

对此张磊深表赞同。他同时表示,在中国,慈善捐赠可能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参与其中,这是非常积极的趋势。他同时强调,对于慈善行为,应该不问动机,不管多寡,都应该鼓励。每个人做慈善的兴趣点和出发点不一样,有人对教育捐赠感兴趣,有人对医疗感兴趣,有的人对扶贫感兴趣,不管什么领域,只要他的努力能够帮助这个社会,那么他做的就都是好的事情。

值得关注的是,无论是23亿定增凯莱英,还是超13亿增持微创医疗,抑或是参与国产乳业品牌君乐宝的融资,高瓴资本最近的一系列动作,似乎也在践行着张磊强调的“重仓中国”理念。而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其在2月底逆势成立专注于投资早期创业公司的高瓴创投,首期规模约100亿元,挖掘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软件服务和原发科技创新、消费互联网及科技、新兴消费品牌及服务四大领域的优秀创业公司。高瓴创投自成立以来,已经密集落子,投资了一批科技创新公司和新兴消费品牌,包括驯鹿医疗、瑞博生物、Agile Robots、同余科技、喜茶、完美日记等。

杰普特正好赶上了2017年iPhone X转用OLED屏幕的大潮,迅速崛起,从2016年的2666.75万元骤增至次年的3.43亿元。苹果及其主要关联企业也成为杰普特2017和2018年的第一大客户,相关业务在杰普特总营收中分别占据39.20%和23.10%。

主业激光器业务,却在行业价格战的背景下逆势上涨。相较2018年,杰普特的激光器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0.83%,达到3.21亿元,重新成为公司第一大业务。

第二,也要确保你的员工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因为员工是你最重要的资产。

“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

而张磊的回答就更为直接,“最大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就在当下,现在就是重仓中国最好的机会。”

疫情发生以来,公司总部多个部门从1月21日起即进入无休状态,多名员工主动结束休假,返回岗位投身公司防疫抗疫工作一线。每日统计员工在岗及健康状况工作;制定复工、休假、到岗防疫等相关指引及工作安排,以确保涉及员工的各项规定合法合规且能保障企业各项工作平稳运转。

“我们推出了百亿级规模的高瓴创投,也在以各种方式、全天候地加大对我们看好企业的支持,可以说疫情并未打断我们“重仓中国”的节奏;相反,我们认为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通过积极有效的资源配置,去支持创新、创业的力量。”张磊说。

公司全力投入防疫期间员工队伍建设,精心整理在线精品课程,并从专业条线筹备培训计划。截至目前,围绕疫情期间退订政策与流程解读、舆情投诉应对,法治教育等主题先后召开大型培训3场,在线听讲人员多达2900余人。

实际上,张磊跟苏世民是老朋友了,还都是耶鲁的校友。“中国的第一个留学生容闳就是去耶鲁留学。今天,苏世民先生作为耶鲁的毕业生回到中国,把许多外国学生带到中国留学。”在张磊看来,“这好像一个奇妙的轮回。”

2018年和2019年中国光纤激光器销售份额

面对以“发现周期”、“穿越周期”著称的中美两位PE掌门人,当晚的主持人开场就问出了观众最关心的问题。

“目前的经济周期我们是处于什么样的阶段?什么时候能够触底反弹呢?两位能不能给我们预测一下投资前景?”

一直以来,PE投资都被认为是以高效的市场资源配置方式,深度参与、助推产业变革的积极力量。在资本市场风雨飘摇、全球化前景云波诡谲的当下,中美“PE之王”的跨洋对话,就有了一层特别的意义。

除了黑石掌门人这个身份,苏世民在中国为更多普通公众所认知,可能源于其在2013年启动的清华大学苏世民学院项目。而张磊在产业投资之外,也做了很多教育、公益捐赠,包括对人民大学和西湖大学的捐赠。当晚,两人也分享了各自对于教育、公益理念的看法。

面对这个问题,作为全球最大的商业地产公司的董事长,苏世民首先选择了为房地产代言。他认为,现在其实有很多有价值的方向可以去挖掘,比如美国的房地产。大家在买房这方面可能还是有很多需求的,很多公司的报告也显示房地产仍有较好的前景。全球范围内,在地产领域,买仓储地产是个大机会,源于各类地产价格都下降,而仓储空间是全球越来越多国家更多利用网购环境下最需要的。

中国旅游集团旅行服务有限公司始终坚持科学防疫、安全复工,结合实际制定生产自救工作方案,一手抓好疫情防控、一手抓好生产建设,确保防控疫情、企业生产两不误。

jcfashions.com